鸿运 明陞 乐天堂 太阳城 乐百家 优德 678娱乐城 金宝博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94)打开封包就知道一切

洪鹰面部的肌肉在抽搐,当然,他已经明白那个女人是谁。「她现在在哪里?」洪鹰终于开腔。

何彪没有回答洪鹰的问题:「任何在地狱中签定的合约都可以通过这一条通道实践,在其他地方却不会生效。」

杨祥对于事件,已经有了更多的了解,他的心中却有疑问:「卫思思……」

「为什么会安排这样一个女人给你?还和你有一夕之缘,是吗?」何彪冷笑道:「你以为这个女人真的喜欢你?别妄想了,她也不过是利用你,她在外面另外有一个男人,早已对我不忠,不忠的女人,我当然不会再保留,她并不知道我已经查清楚她的一切,以为只要你赌胜她便可以自由,所以,才委身于你,如果她一旦获得自由,她会跟一个毫无出色的赌徒一生一世吗?你想呛心了吧。」

何彪顿了一顿:「不过,如果没有赌鬼马子强在你背后撑腰,没有这一个女人激励,我相信,以你的胆量,也不敢和我赌这一把吧。」

杨祥听到何彪的说话,如堕入了冰窖之中,只觉得全身一阵冰冷。

「何彪,告诉我,她现在在哪?」洪鹰此时开口,他的语气相当激动。

这时,周律师已经再次走进房中,他的手上拿着那一份遗嘱,「何先生,遗嘱已经准备好了。」

何彪指了指杨祥,「给杨先生看看。」

周律师把遗嘱递给了杨祥细看,上面果然如刚才何彪所述,写下了如果他一旦死亡,遗产全归杨祥所有。

「如果没有问题,我就签字了。」何彪说道,他在遗嘱上签了字,再递给律师,律师在上面同样签了字,再递给洪鹰:「你签个字作为证人吧。」

洪鹰依言在上面签字,之后,继续向何彪逼问:「告诉我,她现在在哪里了?」

何彪冷笑一声:「洪鹰,你知道她在哪里作什么?你以为她会回到你的身边?不可能了,何况,她现在回到你的身边,你也不配。」

「我不管,我只要知道她现在何处。」洪鹰的声音有一些嘶哑。

「打开封包,你就会知道一切。」何彪指了指杨祥放在桌面上那个未开启的锦囊。

杨祥听见了对方这样说,拿起封包撕开,里面掉下了一张照片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95)望楷份牌全身颤抖

那是七姑的照片,洪鹰看到照片时一手抢了过来,口中吼道:「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照片?」他未等杨祥回答,又对杷片叫道:「阿芝,你这些日子到了那?我已经不再恨你,你回来吧。」他的声音有如兽吼。

杨祥不敢相信,七姑是如此的年轻,怎么可能是洪鹰的老婆?

「她怎么可能是你的老婆?」

「想见到她吗?」何彪笑道,杨祥看到了正对的那一堵牆竟然出现了一度门,门打开后,七姑走了进来。

「你,你……」杨祥惊道。

「不错,就是我。」七姑澹澹一笑:「以前的七姑已经死亡,在她死亡之后,我便成了现在的七姑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杨祥呆呆地望对方,即使是代替那老年的七姑,洪鹰的老婆也应该有五十多岁呀,可是,眼前的七姑,却像只有二十来岁。

「我为什么这样年轻?对吗?」

七姑看出了他的疑惑,开口道:「那是因为,每一个和我签了约的人自杀之后,他未尽的阳寿都会给了我,也使我回服了青春,不过,你不能怪我,我完全没有强逼你,更多次向你提示过『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』,记得吗?如果你不贪色好赌,我能奈你什么何?」

杨祥无言以对,的确,对方曾经对他说过这样的说话。

「其实,我已经给了你多次选择的机会,没有你在那灵牌上签名作实,我也得不到你的阳寿,而你不打开这个锦囊的话,我也不能出现在这。」七姑澹澹地说,「这样的机会每七年才有一次,我不能错过。」

「阿芝,你,你……」洪鹰这时却在喃喃自语,他的面色有如死灰。

七姑此时把两个封箱的胶盒揭开:「杨祥先生,无论如何,你总算是帮了我一个忙,我们之间有点缘份,既然你喜欢赌,我就再给你一个赌博的机会,两份牌之中,有一份将会胜出,你再来赌一把,只要你选中胜出的那一份,我就和何先生一起放你一马,让你离去,所有合约取消,如何?」

杨祥望桌面上那两份牌,全身在颤抖,应该挑那一份呢?他不知如何下手。(全文完)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92)一切是对方安排诡计

「马子强,你告诉杨先生,我说得对不对?」

杨祥的耳边,突然出现了一把男声,「是的,老闆。」那把声音听在杨祥的耳中,十分熟悉,那是顾立言的声音。

「你,你…」杨祥惊叫道,他望向房中各人,其他人似乎面色一样,听不见顾立言的声音,只有何彪面上带着冷笑。

「不错,我就是马子强。」杨祥的耳边继续响起顾立言的声音,「我的灵魂,受到了老闆的控制,痛苦呀,只有找到一个替身,代替我的地位,我才能转世投胎。」

杨祥的心中急跳:「一切是你的安排?為什么要找我?」

「要做我替身的人,一定是一个因為赌输了而自杀的人,还要在死前和我签上合约,才可以成功,那天我在赌场看见你,像你这样的烂赌鬼,急於赢钱而又一点赌运和本事都没有,加上你的贪色,你这样的人,终也是死路一条,所以我就知道,你是最适的人选。」顾立言,不,应该说是马子强,这样说道。

「骗子,你这一个骗子。」杨祥叫道,「你不是说,要我為你在赌桌上復仇的吗?你骗人。」

房间中的三个人表情各异,保鑣望向杨祥,面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,心想这一个人是不是疯了,怎麼忽然之间自言自语,何彪则露出的是得意的冷笑,洪鹰却依然木无表情。

「你错了,我没有骗你。」马子强说道:「知道当年杀我的人是谁吗?是洪鹰,如果不是他向输家告密,对方怎知道要杀我,现在,你输了的话,他也难逃一劫。」说到此处,马子强顿了一顿,「其实,就算我是骗子要骗你,也要你肯受骗我才才可以把你钓上呀。」马子强冷笑道。

杨祥哑口无言,他想起了卫思思和七姑,「那你為什么要介绍我去找七姑,还要安排我到地狱中去见你一面?」杨祥想起了地狱中所那个满面鲜血的马子强面孔。

「虽然是在人间立了合约,并烧了给地府的法院,可是,还要你真人到地狱作一次见证,证明你真的认识我,合约才可以生效呀。」马子强说道:「当然,如果七姑召我的灵魂上来,也是可以的,不过,她却安排了你到地狱一游,那就更好了,证明我完全没有做假。」

杨祥真的被对方气坏了,一切竟然都是对方安排的诡计。

「七姑知道这一件事吗?」杨祥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93)赌到最后要打开锦囊

马子强有回答,何彪这时却开腔了,「呀,七姑,对,那一个灵媒,她不是给了你什么提示吗?」

杨祥这时想起了七姑交给他的那一个锦囊,她不是吩咐自己,在赌的最后关头,要打开那个锦囊。

他的手不其然的摸到了自己的西装袋,触到了那一个锦囊。他的双眼望向何彪,只见对方也在望自己,面上露出了曖昧的笑容。

杨祥的心中在犹豫,应该打开这一个锦囊看看吗?七姑和马子强是否一伙,还是站在自己的一边?她的锦囊之中又有什么提示呢?

他的手不能自已,伸进了口袋之中,取出了那一个锦囊,他望向洪鹰,洪鹰的面部依然没有表情。

「七姑给你这个东西吗?打开看看。」何彪此时说道。

杨祥的手在颤抖,他把那个红色的封包打开,抈跌出了一张纸,另外尚有一个较细小的密封包。

杨祥拿起了那一张纸,上面写道:「不是我没有给你警告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你的选择决定一切,结果就在这封包之中。」

杨祥望这一张纸,啼笑皆非,这是什么必胜的锦囊呢?抈根本上什么也没有。

他看到了何彪奇特的笑容,他的心中有所感觉,何彪和七姑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繫。

「要不要看看抈是什么?」何彪望向他,又看看手表,「我们有的是时间,不如,让我告诉你一些资料,让你考虑一下。」

「你要告诉我什么资料?」杨祥问道,虽然,眼前的何彪面目可憎,不过,他仍然想知道对方到底在搞什么鬼?

「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你现在所处的地方……」

「通天大厦。」

「不错。」何彪微笑道:「知道為什么要安排在这赌博吗?不妨告诉你,我在这一幢大厦有7个单位,洪鹰就是替我看管这一些单位,他的老闆孔老头也是。我倒十分佩服他们装疯扮傻的本事。卧薪嚐胆,真不简单。」他望了洪鹰一眼,洪鹰默不作声。

「他们以為我在这保持那麼多的单位,只是贪这方安全,作為私人赌场也不引人注目,他们却不知道,这一个地方还有另外一个秘密。」他的目光此时望向洪鹰。杨祥看到洪鹰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,何彪又再开口:「一个女人曾经在这岈乏法,把7个单位布成了一个阵,构成了一条通往地狱的通道,洪鹰,你应该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吧?」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90)立下遗嘱律师见证

杨祥有一点得意,对方这一次中了自己的诡计,不,应该说是洪鹰设下的局。

何彪此时说道:「封牌,把周律师叫来。」

洪鹰听见他这样说的时候,拿来了两个透明的开口胶箱,倒了过来,分别盖在何彪和杨祥的两张底牌上面。

这是赌场中的规举,当赌局由于某种原因要暂停之时,都会採用这一方法,把双方的底牌封存在透明的胶箱之中,并由人在旁监视,双方都不可能接触牌,也不可能换牌,以示公正。

「为什么要叫律师?」杨祥不明白。

「你不是说,如果我输了,除了一条命之外,你还要得到我的一切吗?」何彪冷笑道:「我这个人杀人放火不眨眼,不过,另外一方面,我也可以告诉你,我是一个答允了别人就不会反悔的人,所以,我现在就找我律师,立下遗嘱,如果我一旦死亡,你是我的所有遗产继承人,满意了吧?」djt0T

这一句话倒完全出乎杨祥的意料之外,想不到何彪考虑得如此周到,相反,自己几乎误了大事。

他有一阵难言的兴奋,双眼望向了洪鹰,他看到洪鹰的眼中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。

何彪此时又再开口:「杨先生,你这一个赌注,使我回忆起了往事,当年,我也是这样和人赌了一把,结果,我赢得了一切,我相信这不是你的主意吧?」

杨祥又再望向洪鹰,洪鹰的面上回服原来那样木无表情。

「你不用再望他了。」何彪冷冷地说:「洪鹰,这是你为他出的主意吧?」

洪鹰默不作声,但没有否认。

「洪鹰,我告诉你,只要我赢了,你也就陪着杨祥到地狱去做老千吧。」何彪继续说道。

洪鹰面上肌肉抽搐了一下,露出了冷笑。

何彪不再理会他,他的脸色铁青,样子看起来十分可怕,只是在大口大口地吸着雪茄。

现场在这一瞬变得十分宁静,几乎连一枝针掉在地上也清淅可闻。不过,一阵脚步声打破了房中的宁静。

一个穿着整齐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,对着何彪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:「何先生。」

「周律师,替我立一张遗嘱,如果我在今天之内死亡,我的遗产全归这位杨祥先生。」何彪说道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91)人生本来是一场赌博

被称为周律师的男人面上露出惊讶的神色:「何先生,你是说真的?」

「不错,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?」何彪冷冷地说。

周律师不敢多言,「好,我这就去准备,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左右,还需要你们两位的身份证。」他说道。

「杨先生,把你的身份证交给他吧。」何彪取出了自己的身份证,递给了周律师,杨祥见状也交出自己的身份证。

接过两人的身份证之后,周律师说:「我这就去准备,一个小时之后我就回来。」

「很好。」何彪说道。周律师离去之后,房间之中,又恢服了原来的宁静,只是,杨祥却觉得,室内的气氛好像凝住了,有一种冰冷的感觉。

「杨先生,还有一个小时,我们怎样消磨呀?」何彪现在表情又再变得平静,他望向杨祥。

杨祥不知怎样回答:「随便。」

「来吧,我们一面喝酒,一面聊聊天,如何?」何彪也不等杨祥答允,已经开口:「倒酒。」

保镰为两人的酒杯添上了酒,酒香现在瀰漫在房间之中,溷和何彪所抽的雪茄味,产生一种十分奇怪的味道。

「来,乾杯。」何彪一口把酒喝乾,把酒杯放下,保镰赶紧又倒上另外一杯。

何彪抽了一口雪茄,开口道:「杨先生,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博,你同意吗?」

「同意。」杨祥点头。

「当然,赌上了命,这个赌注可就有些大了。」何彪哈哈一笑,他这样一笑,杨祥又有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「你相信鬼神吗?」何彪此时又问道。

杨祥尚未回答,他已经再次开口:「当然相信了,要不然你也不会请一个赌鬼在身边。」

这句话使杨祥心中一震,何彪也知道顾立言的事了?

何彪继续开口道:「杨祥,如果今天你在这里死了,也会变成赌鬼,在赌场四处游荡,找寻像你这样的客人,替对方下注,再和对方交易条件,目的嘛,就是想拿对方的一条命,好让自己早日转世投胎。」他说到这里时顿了一顿,然后大声地说:「马子强,我说得对不对?」

听到何彪这样的说话时,杨祥「呀」的发出了一声惊叫,何彪似乎什么都知道,简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8)关键时刻

这一局自己胜了,对于何彪来说,其实并无影响,他还有很多的本钱,相反,这一局自己如果输了,便到了洪鹰和七姑所说的最后一局,出现这样的情况之时,他的结果会是如何呢?

杨祥不敢想像,他呆呆地望着桌面上的牌,何彪已经把他逼到了死角,他现在的选择已经不多。

「怎么样?」何彪此时用力吸了一口雪茄,喷出了浓浓的雪茄烟,烟味瀰漫满室内。

杨祥的心中在暗呼顾立言,「我应该怎样?」

这时,他听到了一把男声:「我已经做了手脚,跟,你不输的。」那把声音有点含煳。

「你是谁?」杨祥问道。

「马子强。」对方回答。

听到这一把声音,杨祥有如打了一枝强心针,这个答允暗中帮忙自己的人已经出现,现在,他这一方应该有四个人在帮忙,一个是七姑,一个是马子强,第三个是功力不高的顾立言,最后一个,对他是真是假有点存疑,就是派牌的洪鹰。

一想及此,他的心中产生了一股动力,不假思索,把所有的筹码向外一推,推到了桌子中间,「开牌」 他说。

「且慢。」何彪这一个时候却开言阻止。

「怎麽样?」杨祥觉得十分奇怪,何祥又有什么鬼主意。

「刚才你不是提议,如果你输了的话,多给你一次机会,你本来准备赌什么?」何彪问道。

「我还没有输,所以,我不想说。」

「时间已经不早,一切也该有一个了结,我们不如在这一局了结,如何?」何彪吸着雪茄,注视着杨祥问道。

「这……」杨祥心中犹豫。

「你先说出你想和我赌什么?」何彪问道。

杨祥的眼中望向洪鹰,他想由他那里取得一些启示。

洪鹰面上依然一点表情都没有,他的双眼仍然望向扑克,杨祥的眼光移向了他放在桌子上的手,他看到了洪鹰左手的五隻手指张开放到了桌面上,他的右手则是半握拳放在桌面上。

暗号,这是洪鹰当初告诉他的暗号,当他作出这样的手势的时候,那就是他所提到的最后一手牌,也就要和何彪进行的决胜局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「我说出什么赌注,你会照跟吗?」那是洪鹰之前对他耳语的吩咐。赌到最后一局,在说出是赌什么之时,必须先向何彪问这一句话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9)赌命

「你这是在挤兑我吗?」何彪又吸了一口雪茄,望着杨祥,他没有马上回答杨祥的问题,想了一想:「好,无论你提出什么赌注,我都和你赌,我不相信你可以赢我。」

杨祥的心在颤抖,他的目光再望向洪鹰放在赌桌上的手,以确定自己真的没有搞错。

洪鹰的手势一点改变也没有,杨祥这时望向对方的面部,这一次,他看到洪鹰正望向自己,他的面上依然一点表情也没有,不过,他的目光之中,却射出了一点火,眼神之中似乎有一种鼓励的神色。

不错,这就是决胜局。看到洪鹰这样的目光,杨祥心中有所确定,他的确是在提示自己,这是最后一局。

「好,何先生,你既然有这样的要求,我也就告诉你我的赌注,不过,你先要发一个誓,就是你会依照我所提的赌注进行,无论这赌注合理不合理,你都不会反悔。」

何彪冷冷地望向杨祥,然后,慢慢地举起了三隻中指,「好,我可以发誓,当然,你也要发同样的誓言,以你的命作为赌注。」

杨祥爽快地回答,「可以。」一切有如洪鹰所料,何彪果然发出了这样的誓言,杨祥对于洪鹰的料事如神,不能不十分佩服。

他们两个人同时在神位前举起了三隻手指,发出了同样的誓言,在这最后一局,各自会遵守诺言,输了之后,一定付出自己的赌注,永不反悔。

「说吧,你要赌什么?」

「如果我连钱也输光了,我还有什么可以输,就剩下这一条命了,对不对?」杨祥说道。

「你是要和我赌一条命?」何彪瞪着杨祥。

「不错,一条命加上你所控制的一切。」杨祥一口气地说了出来:「如果我输了,我便从这一幢大厦中跳下去,一了百了,但是,如果你输了,你也要从这一幢大厦中跳下去,你所拥有的一切,都全归我所有,包括卫思思在内,如何?」

何彪听到杨祥这样说的时候,面色一变,「这就是你的赌注?」

「不错。」杨祥的语调变得有点咄咄逼人,不知为什么,他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,心中充满了信心,当他想到,可以拥有何彪所拥有的一切,变成了一个控制赌场的大亨的时候,他的心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。

「你是心中早有这样的打算,所以,还要逼我发誓才说出,对不对?」何彪问道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6)孤立无援

这种德州扑克,虽然是「沙蟹」的变种,不过,在心理战方面的要求,比起「沙蟹」却要来得更讲究,因为,「沙蟹」只有一张底牌,而且,各人的面牌是逐次增加,每派一隻牌前,都可以选择退出,在每次加注的时候,有更多时间去忖摸对方手中拿的是甚麽牌,考虑是否跟注,所以,赌客心理上的压力相对较少。

相反,德州搏克每人有两隻底牌,而5隻公牌一早已经公开,如果自己的底牌好,当然没有问题,但如果底牌普通。5隻公牌的配对亦普通的时候,大家要考虑的因素便相应更多,如何虚虚实实,以心理战胜对方,便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杨祥本来就不是一个扑克高手,不,应该说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赌博高手,要不然,也不会沦落成为一个周身赌债的赌徒,现在面对强劲的对手何彪,结果如何,其实一早已经可以预测。

看着自己一方的筹码愈来愈少,杨祥虽然早已经知道,要到自己赌到最后一局之时才能翻身,不过,心中仍然难免忐忑,他的心理压力亦愈来愈大。

令他觉得更不安的就是,身边的顾立言竟然一句话也没有向他传递,至于那个在地狱中见过的马子强,本来答允帮忙,现在却不见现身,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着些什么原因。

杨祥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,就像一个独行者在挑战一个巨人一样,而且,自己明显不是巨人的对手,这一种感觉,绝对令人难受。

他的额角现在开始渗出了冷汗,虽然,房间之中冷气很足、通风也不错,但是,他却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,而且,这一种的感觉愈来愈强烈。

他望向对手何彪,只见他一副气定神閒的样子,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,对方愈是这样的表现,杨祥的压力就愈大。

他偷眼望向派牌的洪鹰,洪鹰的面上木无表情,只是集中在桌面上,一次也没有望向杨祥,这种冷漠的表现,同样令杨祥觉得心寒。

「杨先生,你似乎不大舒服?怎麽样?心中害怕吗?」当何彪又赢了一局之时,他点燃了一根雪茄,望着杨祥捉狭地笑着说道。

杨祥取出了纸巾抹了抹额角上的冷汗,没有回答。

「要不要找美人陪伴在你身边,为你壮壮胆?」何彪哈哈笑:「不过,这也似乎不大好,有女人在身边,挂着美人,更易分心,可能输得更快。」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7)被晒冷

何彪现在把杨祥当成了一件掌握在手中的玩物,恣意玩弄,这一种态度,令到杨祥更加不安。

洪鹰又开始了派牌,杨祥的手也同时在颤抖,他的面色变得苍白,伸手把自己的底牌拿到了手中。

他慢慢地把底牌揭开,这一次,他拿了两张好牌,在他的手中的是一对「A」,一张黑葵,一张红方。

再望向放在桌中间的五张公牌,杨祥心中更加开心,桌面上的五张牌,包括一张红方2,一张红方4,一张黑梅4,一张红桃A,一张黑葵6。

按照牌例,他可以在公牌之中挑选三张,也就是说,他的牌是三条A。加上一对2,是所谓「FULL HOUSE」,而且,是一条最大的「FULL HOUSE」,按照牌理来说,应该胜了九成以上。

他的心中暗喜,不过,同时也在警诫自己,拿到好牌,未必代表赢钱,因为,如果对方看出你有好牌的话,不肯跟随而选择弃权的话,自己根本上赢不了钱。

他的眼光望向何彪,何彪的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,只是静静地把底牌放回桌上。

按照顺序,应该是杨祥先叫加注,杨祥看了何彪一眼,说:「我就加一万元吧。」他把一万元的筹码推出了桌子中间。

何彪望了他一眼,说:「看来,你拿到了一手好牌,不过,我手中的牌会比你更好,你相信吗?」

杨祥望着何彪,他这样说的时候,一副气定神閒,看看桌面上的牌,何彪唯一可以胜杨祥的是手上的底牌是一对2,这样,他的四条2,便可以战胜杨祥,但是,有这么巧吗?

杨祥的眼睛不期然望向洪鹰,牌是洪鹰所发,而且,杨祥早已经知道他是一个派牌的高手,这一局是不是他故意安排的呢?

只是,洪鹰依然是同样一副扑克面孔,一点也没有表情,杨祥由他的面上并未得到任何的启示。

杨祥无可奈何,他看看自己桌面上的筹码,还有大约十万元,如果这样的好牌,自己也赢不到钱的话,可以说气数已尽,

何彪此时把十一万元的筹码推向桌子中心:「我和你赌一局,一铺把你清袋,看看如何。」

杨祥一阵的惊悚,他的手心的冷汗冒出,额头上也出现了一滴滴的汗珠,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5-1)德州扑克

一想及此,他竟有一种洩气的感觉,一时之间,不知如何应答。

何彪此时拿起了酒杯,「来吧,杨先生,为我们的最终一局乾一杯。」他也不等杨祥回答,已经拿起了酒杯,把杯中酒一口喝乾。

杨祥无可奈何地拿起杯,也一仰而乾,他想利用喝酒来掩饰自己的窘态,也想藉此为自己打打气。

卫思思此时又为两人倒上酒,何彪等倒完之后,说:「好了,你进房间去等候吧,我相信很快你便会知道自己的命运。」

卫思思没有作声,捧着托盘离开了赌厅。

「杨先生,我们开始吧。」何彪在卫思思离去后开腔:「你已经看到了赌博的綵物,相信你不会担心赢了得不到派彩吧。」

「我们赌什么?」杨祥询问道。

「等我们的公证人进来,由他宣布吧。」何彪向身后的保镳挥了挥手,保镳便向外面走去。几分钟之后,他走回室内,跟在他后面的是杨祥熟悉的人,洪鹰。

和宵夜时所见不同,洪鹰穿上了整齐的制服,又显露出一种职业高手赌徒的气派,和今日凌晨所见那一副潦倒乞丐完全是两回事。

杨祥望向洪鹰,他的面上同样木无表情,走到了何彪的身边,叫了一声:「大哥,可以开始了吗?」

他的神态是如此的谦卑,杨祥不能不佩服,他那种忍辱负重的精神,由他现在的外表看来,哪个人会想得到,他其实是隐藏了自己的一切,正在等待报复的机会呢?

何彪大剌剌地点了点头,「可以告诉杨先生,我们今天晚上赌的是什么?规矩又如何?」

「是。」洪鹰谨小慎微的应了一声,「我们今天晚上赌的是全世界赌王争霸战所赌的德州扑克。」

杨祥一听,那是一种他曾经听过,却从来未玩过的赌博玩意。不过,这的确是世界赌王争霸的赌博方式。

所谓世界赌王争霸,主要是由一些大赌场举办,又以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搞得最多,而且,奖金也大得惊人。

像最近一次在拉斯维加斯赌场的赌王大战,胜出的赌王便拿到了两亿七千多万美元的奖金,是世界有史以来,赌王夺得的最大奖金,而当时争胜的方式,便是赌这一种德州扑克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5-2)留最后机会

所谓德州扑克,其实是「沙蟹」的变种,方法是每一位参加者会获派两张不公开的「私牌」作为底牌,之后,派牌人会再派五张揭开的扑克牌,称之为「公牌」,此时参赛者可以对照自己的私牌和公牌,并且开始叫出赌注,每一个参赛者可以选择加注,跟注,或者弃权,直至没有人再叫加注为止,剩下的局中人此时揭开底牌,和公牌相配,牌面最大的人便可以取走桌面上所有的赌金。

表面上,这一种游戏似乎只是斗大牌,讲幸运,不过,很多时,其实和「沙蟹」一样,要获胜最讲心理。

像这一次赌王大赛,胜出的冠军底牌有一隻Q,加上公牌上有一隻Q,可以配对,而他的对手底牌却是一对十,当时,冠军示人以弱,更故作紧张,先加了一次大注,作状「偷鸡」,结果,对手以为他手中根本无牌,不过靠吓,而叫出「show hand」,孤注一掷,也因此饮恨。

杨祥自问不是一个精于此道的高手,不过,他自己明白,他是否精于此道根本不是决定输赢的关键,洪鹰,还有七姑那一个锦囊是否有效才是最后的关键,所以,他根本不在乎赌什么。

洪鹰此时已经把赌规说完,问道:「可以开始了吗?」

何彪望了杨祥一眼,说:「杨先生,可以开始了吧?」

杨祥的脑海之中闪出了和洪鹰相谈时,他附耳告之的吩咐,他开腔道:「我可以提出一个要求吗?」

「要求?你有什么要求?」何彪冷眼望着杨祥说道。

「如果我输得一乾二淨,我希望还是可以和第一晚赌博时一样,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。」

「哈,一个机会?你要什么机会?」

「我还可以多赌一局,争取翻身,到我提出的赌注,你不能拒绝,如何?」杨祥问道。

何彪冷眼望了杨祥一眼:「你还未赌,已经知道自己会输?」

「世事难料,只是为自己多买一个保险。」杨祥回答。

何彪笑了起来:「好,就照你的意思,如果你真的大败,不给你一个机会也不对,所谓『人情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』,对不对。」他说完之后,又发出了「哈哈」的笑声。

杨祥觉得他的笑声之中,有一种嘲笑的味道,「开始吧。」他说。

洪鹰点了点头,开始派牌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3)同作绅士打扮

「放心,我就在这里,不过,我们暂时不要说话,以免打草惊蛇。」顾立言说道。

听到顾立言就在身边,杨祥的心中稍为镇静,他取出了香烟,点燃之后,抽了起来。

其实,顾立言在他的身边,也不会有什么大帮助,因为,不管是洪鹰或者是七姑,都早已明言在赌局的最初他会大败,要到最后的一刻,何彪已经赢得洋洋得意的时候,才能一举置他于死地,所以,顾立言肯定是帮不上忙,但即使如此,有一个人陪伴身边,不,应该说是一隻鬼陪伴身边,多少还是可以给杨祥壮壮胆,使他不致心慌慌。

杨祥又想起了那个在地狱中见过的马子强,只不知他现在又如何,他可也是答允帮忙自己的一隻鬼,他现在在场吗?

「你看到马子强在场吗?」杨祥向顾立言询问。

「呀,别说话,来了。」顾立言此时开腔。他的说话还未说完之际,一个人已经风风火火的走进了赌场,来人正是何彪。

何彪一见到杨祥的时候,发出了哈哈的笑声:「杨先生,想不到今晚竟然扮成了一个绅士。」他说道。

望向眼前出现的何彪,杨祥吃了一惊,何彪的身上竟然也同样的穿了一套晚礼服,也和他一样,打了一个蝴蝶结领带。

过去两天,何彪都是打扮随便,想不到今晚却不约而同,大家所穿的服装竟然是一样。

「何先生不也同样是绅士打扮?」

何彪又是哈哈大笑:「当然了,我见到杨先生这样的打扮,又怎敢随便呢?那样岂不是失礼客人了吗?」

由他的说话听来,他是看到了杨祥穿什么衣服之后,才作出同样的装扮,也就是说,杨祥的一举一动,其实都在对方的监控之中。

杨祥对此一点也不觉得出奇,他相信这个房间之中,到处都有监控的电视,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何彪坐定之后,两个保镳又跟了进来,何彪此时说道:「杨先生,今晚获胜有把握吗?听说你成了很多小姐的偶像,真想不到。」

杨祥听得出对方的语气中带着嘲弄,不过,他并没有作出反击,只是笑了一笑。

何彪见杨祥没有反应,说:「今天晚上我们两人间就会见真章,不过,未开始之前,先礼后兵吧,来,叫人拿酒来。」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4)犯了大忌

保镳应了一声,此时,一个女子走了进来,她的手上拿着一个托盘,上面放了一枝「路易十三」和两个酒杯。

杨祥一看这个女子时,呆住了,进来的竟然是卫思思。

「你……」他呆望着对方,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卫思思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向杨祥点了点头,把酒杯放到了他的面前,倒了一杯酒之后,又移步到何彪的面前,把酒杯放下。

「这一位可是今天晚上的主角,也是你我之间赌博的綵物。」何彪望着杨祥说道。

杨祥却没有留意何彪的说话,他的目光只是停留在卫思思的身上,她现在静静地站在一角,手中依然捧着那一个托盘。

杨祥觉得,她今天晚上似乎变了另外一个人,初见她的那个晚上,她是一个很有霸气的女人,但今天晚上,她的那一种霸气竟然消失怠尽,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「你这几天到了哪里?」杨祥不顾何彪在眼前,开口问道。

卫思思并没有回答,仍然只是呆站着。何彪此时却开腔了:「杨先生,俗语说,要赌就不要色,好色就不能赌,你可是一个贪心的人。」

「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?」杨祥反问,看到卫思思之后,不知为什么,他的心中有一种难言的感觉,觉得怒火中烧。

「嘿嘿,你昨天晚上和那个北妹整晚疯狂做爱,又成了小姐的偶像,现在再为争夺一个女人而赌,你说,是不是色慾已经佔据了你的一切?我看,你今天应该是大输家。」

何彪这一番说话,竟说得杨祥冷汗直冒,何彪所说的,不管是正理歪理,反正有点道理,杨祥觉得自己的确是犯了大忌。

赌徒都相信,赌的时候不要碰色,例如,想进赌场去赌钱,就不应先去光顾那些色情桑拿浴室,因为沾了女人之后,会带来霉气,不利赌博,杨祥自己却真的和小薇做爱一次又一次。

另一个令杨祥觉得尴尬的就是,卫思思知道自己来之前和另外一个女人上床,又不知感想如何?

他偷眼望向对方,却见卫思思依然木无表情,只是仍在那里站立着。

杨祥觉得浑身不自在,他现在在想,这一切,包括那个叫小薇的小姐,会不会都是何彪安排的呢?洪鹰不是说,对方是一个十分工于心计的人,这一切真的大有可能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1)被嘲似送殡

杨祥发觉,自己穿上这样的衣服形象还是不错,看起来有点富贵相,人也变得高级起来。

「你看,我是不是没有说错,你就像一个公子哥儿一样,更像个有钱人呢。」小薇看到杨祥穿上新衣时讚道。「还有,你今天晚上要是赢了的话,就会变成新郎,你的女朋友见到你穿上这样一身衣服,能不动心吗?」小薇开心地说道,她的欢乐也感染了杨祥,令他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,彷彿已经获胜。

「这位先生的身形穿这样的衣服十分合适,我很少见人穿得如此醒目。」旁边的售货员也称讚道。

既然如此,杨祥哪有不付钞的道理,之后,小薇又带他到了另外几家名店,买了贵重的打火机,恤衫,皮鞋,这样一装身,已经用去差不多8万元,不过,杨祥在房中把这些东西全部穿戴到身上之后,真的有如变身奇侠一般,变了另外一个人。

现在已经快到晚上的7时,正是何彪快要到来接他的时间,杨祥就以这样的穿戴在房中等候。

「哗,怎么一回事?变了另外一个人?」顾立言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。

「好看吗?」杨祥沾沾自喜地问道,他期待着对方的称讚。

「怪怪的。」顾立言回答,「好像是……」他说到这,突然打住。

「好像是什么了?」杨祥追问道。

「没有什么。」顾立言住口,不过,听得出那显然不是什么好说话。

杨祥心中有点不快:「不要吞吞吐吐,有话直说嘛。」

「开玩笑而已。」顾立言却不肯说出他想说什么。

杨祥正想再追问,这时,已经听到门铃声响,他只好走去开门。

门外站着的是何彪的保镳,那个前两晚来接他的人,他看到了杨祥的穿戴之时,露出了笑容。

「哗,改变形象。」他说道。杨祥自第一次在餐厅见过他,从来也未见他露出过笑容,一直都是保持一个很酷的样子,想不到今天见自己换了衣服之后,竟然露出了笑容。

「好看吗?」杨祥问道。

「还以为你去出席送殡。」对方此时收起了笑容,冷冷地说。

杨祥的心中愤怒,耳边此时更传来了顾立言的笑声,杨祥想发作,不过却忍住了,现在不值得为这样的小事生气,等今天晚上自己获胜之后,再和对方计较也未迟。他的心中想道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2)跳楼大厦

在对方的陪同之下,他离开了房间,到达酒店大堂门口的时候,竟然见到门外站了十几个衣着性感的小姐,带头的一个正是小薇。

小姐们一见到杨祥之时,竟然一齐拍掌,还有人取出了一张横额,上面写着:「我们支持你。」五个大字。

杨祥目睹这样的场面,真还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,那些明星在出外之时,见到追星一族的情况,大抵也不过如此。

「哈,想不到你还有一班支持者 。」保镳冷冷地说。

「是呀,我还真羡慕你,你这一次就算输了,以后大抵找小姐也可以免费。」耳边同时传来了顾立言戏谑的声音。

杨祥却一点也不介意,他向着那群小姐挥了挥手,然后登上车上,此时,小姐们在一起大叫:「杨祥必胜,我们支持你。」

车内的杨祥,此时已经由保镳戴上了头套,眼前只有一片漆黑,汽车也在这时开动了。

杨祥已经习惯了这样赴会,他的心中现在有点紧张,他用手摸了摸胸衣的内袋,摸到了七姑所给的那个锦囊,他又想起洪鹰的耳语,只不知今天晚上的赌局会是如何?

这辆汽车的隔声效果实在太好,所以,杨祥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声音,洪鹰提起,今天晚上他应该会见到卫思思,他同时想起了小薇的朋友小芬所说,在大厦的门口见过卫思思,洪鹰则提过,在那幢大厦之中,每隔七年便发生了一宗跳楼自杀桉,把一切资料组织起来,杨祥心中一动,会不会那个神秘的赌场,其实就设在那幢大厦之内呢?

他有点后悔,今天凌晨和洪鹰夜宵的时候,未有向对方询问这一点,如果真是如此,这一幢大厦本身,似乎也增添了一些神秘感。

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汽车已经停了下来,和上次一样,他被人带了上楼,当矇眼的黑头套被取走之后,他发现自己又已经置身于那个赌场之内。

房间之内,并没有其他人,连押送他来的保镳也在把他的头套取下之后便离开了,现场只有他一个人。

杨祥的心中有点忐下心不安,房间之内一片寂静,就有如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那种沉寂一样,更添他心中的不安之感。

「喂,你在身边吗?」杨祥心中暗向顾立言打招呼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79)幸福公寓

「是的,今天下午她便到该大厦的宾馆出钟,在进入大厦时,见到了你的女朋友。」小薇说到此处时,望了杨祥一眼,显得有点小心翼翼:「你也知道,她以前经常在赌场里赌钱,我们这些常在赌场出没的人,对她都有点印象,也因此,我的姐妹当时好奇心起,多看了两眼。」

「当时在她身边有两个什么样的男人?」

「具体我也不大清楚,不过,听我的姐妹说,两个人看来好像是黑社会的打手,不知是不是她老公的手下。」

杨祥的心中早已怀疑,卫思思过去两天不知所终,应该和何彪有关,现在听小薇如此说,更相信应该如此。

「你的姐妹有说她当时的表情怎样吗?」

「你也知道,两个黑社会打手在她身边,我的姐妹身边也有一个马伕陪同,她怎敢多看,只是偷偷瞥了两眼。」小薇长篇大论的解释,「不过,听说那位女士面色不大好,有点沮丧,又好像是睡眠不足。」

「知道她到哪一层楼吗?」

「嗯,我倒忘记问了,你等一下。」小薇取出了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号码,显然在找她的姐妹询问。

杨祥心中虽然焦急,不过,也努力保持平静,拿起香烟用力一吸,香烟一下子呛进喉咙,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此时,小薇已经通了电话,正以家乡话询问对方,一面听,一面点头。

之后,她用手掩住了话筒,望向杨祥:「小芬说,她自己是到三楼,不知道那位女士到哪一层楼。」

「我来跟她说两句。」杨祥伸手去取小薇的电话。

「喂。」他向着话筒说道,那边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,显然是小薇的姐妹阿芬:「我就知道那么多了。」她说道。

「那一幢大厦是不是在这一个地址,叫做通天大厦?」他说出了大厦的名字。

「好像就是那一幢大厦,反正三楼那一家宾馆名字做『幸福公寓』,妈的,幸福个屁。」那边的小芬说了一句髒话。

「谢谢你了。」杨祥说道,正想把电话交还小薇。

「喂喂,别挂线。」话筒那边的小芬却在叫道:「你明天晚上的赌局,有什么必胜的把握吗?」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80)换上战衣

杨祥真被对方弄啼笑皆非:「赌什么我也不知道,怎知可否必胜。」

「我可是和小薇一样,都是支持你,你要争争气气。」小芬说道:「你知道吗?你现在是我们小姐的偶像,找到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,还真不容易,为爱情甘心赌命,多浪漫呀。」

杨祥听到对方这样的说话,面上露出了苦笑,想不到自己这个烂赌的赌徒,忽然会成为出卖肉体的小姐们心目中的偶像,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浪漫情人,真令他觉得难以想像。

「好了,谢谢你,如果你再有机会见到卫思思,请通知我。」杨祥把自己手提电话号码告诉对方。

「你笑什么了?」杨祥心中有点烦闷。

「高兴呀。」

「高兴什么?」杨祥不明所以。

「能和你过一夜。」小薇说道:「明天向其他姐妹说起,我也威风呀。」

杨祥心中慨叹,人就是如此的崇拜偶像,连这样的事居然也可以用作炫耀,他觉得对方是不是真的有病?

杨祥穿上了一套黑色的礼服,结上了一个蝴蝶结,那是他从来也没有穿过的衣服,觉得有点憋扭。

穿上这样的礼服,是小薇的提议,她自从进了杨祥的房间之后,一直没有离去,更和杨祥做爱一次又一次,把杨祥搞得浑身疲惫不堪。

这天中午,两个人起床吃了午饭,小薇拉着他到了一家名牌礼服店,说要为他挑一套战衣。

杨祥身上有的是钱,不过,要他穿这样的衣服,却一点也不习惯,本来想拒绝,可是小薇的一番说话却把他说得改变了心意。

「人靠衣装,佛靠金装,你要战胜对方,气势上一定要压倒对方,穿上一套名贵的礼服,已经有一种气派,对方一见你的样子,一定怯场,相信我,难道你不想获胜吗?」她说道。

这样一说,杨祥觉得有点道理,今天晚上,是终极一战,有着你死我亡的味道,改变一下,也未必不是一个好方法。

当这套礼服穿上了身以后,杨祥更加认为小薇的说话有道理,望着镜子中的自己,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本来只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小白领,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佳公子。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77)表现凶猛

(以小说中杨祥的年纪,应该没有看过这一个片段,不过,小说是虚构,算是作者对李小龙这位偶像致敬,虽然未必所有人认同这种致敬,但作者认为,还电影真实,也算是尊重主角的一种方法。)

明天,他去挑战何彪,会不会就是一场死亡游戏呢?

小薇这一个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,用手捧着他的面颊,同时,把嘴唇贴到杨祥的唇上,热切地吻了起来。

杨祥有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,他把对方紧紧地搂住,同时,舌头也伸进了对方的口中。

虽然,很多人看不起小姐,不,在本地她们被称为性工作者,认为她们下贱,不过,在这一个时刻,杨祥却的的确确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一种无言的感激,他忽然之间,觉得眼前的小薇是何等的可爱。

小薇在杨祥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口中之后,反应强烈,「呀,抱紧我。」她的口中叫道,身体贴得更紧。

杨祥的手在她的胸前抚摸,他触到了对方那丰满的乳房,握在手中充满弹性,他带点粗暴地把对方的衣服扯开,对方两个丰满的乳房已经弹跳出来,在他的眼前颤动着。

「唔。」小薇反应同样激烈,她已急不及待地解开杨祥的裤带,把他的裤子向下扯。

在房中两个人现在发出了有如野兽一样的吼叫,很快便变得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。杨祥像一隻勐虎一样扑到了对方的身上,而小薇的反应也同样的狂热,两个人拥作一团,发出了阵阵令人心动的叫声。

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杨祥已经无法控制,他在小薇的狂吼叫声中,得到最后的发洩。

连他自己也有些惊奇,今天晚上的表现,实在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在过去,他从来未试过有如此凶勐的表现。

「你今天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」小薇在床上喘着气说道。

杨祥躺到了她的身边,手继续抚摸着她线条优美的身体,尤其是一双丰硕的乳房,一面亲吻着对方的粉颈。

「明天你会赢吗?」小薇这时柔声问道。

杨祥苦笑,问他,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「我不许你输,一定要赢,我会在背后支持你,知道吗?」小薇温柔地说道。

杨祥点点头,「我会努力争取。」他想起了刚才对方的说话:「对了,你不是说知道卫思思的消息?到底什么?」

长篇博彩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178)有人见过卫思思

「哎呀,你不提起我也几乎忘记了。」小薇由床上坐了起来,拿了放在床头柜的手袋,由里面取出了烟包,扔了一根给杨祥,另外一根则放到自己的口中,然后用打火机点燃,吸了一口,房间之中马上瀰漫着一股烟味。

杨祥也同时吸起烟:「你见过她吗?」

「不是,是我的一个姐妹。」小薇说道。

杨祥心中焦急,她偏偏说来慢吞吞,一点也不着急。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说呀。」

「瞧你,那样紧张。」小薇白了杨祥一眼,用力吸了一口烟:「明天晚上你不能赢的话,对方可不是你的。」

这一句话直戮杨祥的心窝,只觉心中一痛。他倒不是紧张卫思思,以他这样的性格,不可能因为和一个女人上了一次床便为对方卖命,只是,如果他输了的话,他却可能连性命也失去,这才是他最担心的。

「对不起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」小薇看到杨祥紧张的神色,知道自己这句话语气太重,连忙说道。

杨祥叹了一口气,他的心中明白,其实对方之言也有她的道理。

「好了,我告诉你就是。」小薇此时再开口:「有人见过她在黑沙湾的一幢大厦出现,当时身边还有两个男人。」

黑沙湾的大厦?杨祥的脑中马上想起了洪鹰所在的那一幢大厦,本来,该区有很多的新大厦,但不知何故,他一听对方的说话,便想起了那一幢大厦。

「是不是那一幢很旧的大厦?在……」他说出了地址。

小薇搔了搔头:「具体的地址我也不知道,也不是我亲眼见到的,可能是吧。」她的说话模稜两可。

「那是谁人看见?什么时候看见?」杨祥问道。

「是我的一个姐妹。」小薇说道:「那一幢大厦里面有一间小宾馆,一些本地客人会在该处找小姐,当然,客人只是肯付出十分低廉的代价,所以,除非是年纪较大,或者欠人贵利,被人强逼,否则都不会到那里去工作。」小薇吸了一口烟解释道。

杨祥点了点头:「你的姐妹欠了贵利。」

© 2017 天天大赢家博客-专业菠菜测评及优惠活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