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宝博 明陞 太阳城 立即博 乐天堂 优德 同乐城 开心8

澳门市民日报赌博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3)赌神洩密?

杨祥心中对于刚才那个把说出结果的男人来了兴趣,那个男人是碰彩还是好运,竟然真能事先说出结果。

另一次牌局又开始了。

「先和局,后庄胜,六点。」男人的声音又传到他的耳边。

杨祥四处张望,想看看发话的到底是什么人?他马上发觉站在他右边的是一个二十来岁,浓妆艳抹的女士,看来是在欢场出没的小姐,这些千辛万苦才来到本地赚钱的小姐,很多人就把把辛苦得来的皮肉钱贡献给赌场。站在他左边的,是一个中年的胖妇,她看到杨祥的目光注视到她身上的时候,脸上露出了厌恶又紧张的神色,彷彿眼前的杨祥是色魔,想打她的主意一样。

杨祥有些奇怪,身边根本没有男人,但那个人的声音明明好像就在他耳边耳语一样,更奇怪的是,身边那两个女人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个男人的说话。

「奇怪。」杨祥心中暗想,这时,他的脑中灵光一闪,「赌神,一定是赌神见我输得太惨,所以来帮我。」但是,就算是赌神帮他,有用吗?杨祥的身上已经不名一文,要翻本的话,最小也要有一注的本钱呀。

这时,桌面上的牌局又有了结果,和男声所说的完全一样,先来和局,然后,再来庄胜,庄家所胜出的牌的点数正是六点。杨祥现在更加相信「赌神」正在暗中帮助自己。

赌桌上又开始新一局的下注,「九点,闲胜。」男声又在杨祥的耳边响起。

杨祥心中焦急,这时,他看到身边的那位小姐正想把五百元的筹码押到「庄」的位置。

「小姐,这一局是闲胜,押闲。」杨祥说道。

那个小姐显然不大懂得赌,听见杨祥这样说的时候,有一些犹豫。「信我,如果输了,我双倍赔给你。」杨祥说道。

「嗤。」身边的胖妇发出了一声不屑的笑声:「你自己输得连下注的本钱也没有,如果别人输了,你有个屁赔给别人。」
她的说话惹来一阵笑声,杨祥只觉得无地自容,另一方面,却又怨气十足,这个胖女人,简直岂有此理。

「赔不起钱,我赔她一个人成不成?」

「赔人?你岂不是大佔便宜?凭你的样子,呸。」胖妇脸上露出了鄙视的神色,一面把钱押到「庄」的位置上:「看你一脸霉相,倒是很好的指路明灯。」

澳门市民日报赌博小说连载《赌鬼》(2)全军覆没

这一局,他是几经考虑才下注,和所有的赌徒一样,他也有自己一套计算输赢的公式,按照刚才开出来的牌路,过去十局,凡是闲家胜出,都没有出现连胜,相反,开庄的话,则一定最小再胜出一次,所以,刚才开了一次庄之后,杨祥坚信接着的这一局,一定会连开庄,因此,他把所有本钱都押了下去。

桌面上闲家的三张牌已经开了出来,三张牌相加,只有二点,庄家的两张牌也是二点,可以多搏一张牌,只要这张牌是一至七,都可以胜出,就算是十或者是花牌,也不会输钱,胜利在望。

揭牌的那一位女士是个四十多岁的艳装妇人,她把那张纸牌压在赌桌上,用手揭起了其中的一角,慢慢地向上翻。

「噢!」当牌揭了一半的时候,她发出了一声感叹。

揭开来的牌是一张方块八,加上原来的牌,庄家的点数是零。

荷官已经把那块显示闲胜的胶牌翻了过来,「闲胜。」一面说,一面开始把押在庄家位置上的筹码收回。

杨祥有一阵晕眩的感觉,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,现在,自己已身无分文,连回程的船票也无钱购买,他有一种挫败的感觉。

「请下注。」荷官向赌客们发话,下一局马上又要开始了。

杨祥颓然的站了起来,他觉得自己似乎四肢无力,对了,由昨天晚上到现在,自己还未正经的吃过一顿,只是在赌桌上叫了一份免费的烤麵包和一杯奶茶,难怪现在饿得头脑发昏。

他挣扎着站到了桌边,站在围观的人群之中,看着桌上的赌局。

「闲胜,八点,闲家,对子胜。」他的耳边这时响起了一把男声,那个人彷彿是在他的耳边耳语,他的口吻就像是庄、闲两家已经开牌后,荷官在宣布赛果一样。

「神经病。」杨祥心中暗骂,根据刚才的牌路,闲家从未试过连胜两局,看看赌桌上太多数人把注码押到庄的位置,便已经可以知道各人的想法。

「庄胜。」他的口中喃喃自语,同时,又为自己没有本钱再下注而惋惜。就在这时, 桌上的闲家开牌了,两张牌揭开,八点,桌面上出现两张四点的牌,正是一对对子,加起来是八点。

负责庄家揭牌的那位男士现在也把牌揭开,两张牌是最差的组合,一张花牌,加上一张七点,连搏牌的机会也没有。

把最後本錢都押上

一 輸光遇賭鬼

「莊、莊、莊⋯⋯」圍在這張百家樂賭桌上的人在大聲地呼叫。

楊祥的身體在顫抖,他的雙眼緊張地望着那個正在揭牌的女人,也和其他人一樣在大聲地為「莊」家吶喊助威。

對於楊祥來說,這一局是絕對不能輸,他把最後的本錢都已經押上,昨天晚上拿到本月的薪水之後,他便即購買船票,直奔這一個被稱為東方蒙地加羅的城市,沉緬於賭桌之上。

楊祥並不否認他喜歡賭博,他已記不起第一次到底是誰先帶他來到澳門遊玩,只記得那時他對於賭是一無所知,不過,幸運之神在那一次對他特別眷顧,令他初次上賭桌,便即時贏了三萬多元,自此之後,他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到這裏來賭一次。

和很多賭徒的命運一樣,所謂「輸錢皆因贏錢起」,很快,他便成為了負債累累的賭徒,目前,他最少申請了二十張信用卡,(他自己也不明白,他不過是一個月入一萬多元的小職員,銀行卻似乎當他是月入逾十萬的高層,不同的銀行批給他一張又一張的信用卡,信用總額達到差不多五十萬元。)全部都透支怠盡,每個月的收入連支付利息也不夠。

更糟糕的是,他還借了近十萬元高利貸,明天又已到了支付利息的最後期限,如果還不上利息,那就麻煩大了,因為對方已經放言,這次他又再拖欠還款的話,就要把他的一隻手切下來。

他知道對方這一次絕對不是開玩笑,上一次他因為拖欠還款,在下班時被人打了一頓,這一次,要他一隻手有甚麼出奇呢?

說起來,楊祥現在有點後悔,昨天晚上到了賭場之後,他的運氣一直不錯,最多的時候曾經贏了差不多兩萬塊錢。正因為運氣好,所以,他希望能夠贏得更多。

可是,今日凌晨二時多,他的運氣開始轉壞,最初還是有勝有負,到了後來,則是輸多贏少,本來加上贏回來的錢,他有三萬多元,但現在就只剩下放在桌面上的二千元了。(每天更新,未完待续)

作者簡介

宇文不凡,廣東省澄海人,現居香港。

曾任報紙記者、雜誌編輯、電視台編劇。

宇文不凡的作品題材廣泛,其中以撰寫迷離詭異故事最受讀者歡迎,其文字簡潔而流暢,故事常有出人意表的結局。

© 2017 天天大赢家博客-专业菠菜测评及优惠活动资讯